注册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桐城派大辞典》被指错讹百出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桐城派大辞典》被指错讹百出,编委会回应几乎没有人预料到,一部11位专家耗时8年、被赋予在辞书与文学两个领域填补学术空白使命、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辞典,刚刚出版发行就受到广泛

原标题: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桐城派大辞典》被指错讹百出,编委会回应

几乎没有人预料到,一部11位专家耗时8年、被赋予在辞书与文学两个领域填补学术空白使命、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辞典,刚刚出版发行就受到广泛质疑。

今年7月中旬,收录1100多位桐城派作家、1.36余万词条、总字数248.2万字、有“桐城派百科全书”之称的《桐城派大辞典》(以下简称《辞典》)上市发行。7月下旬开始,有关这本辞典“错讹百出”的质疑不断在网络上出现。

质疑的代表性观点有两类。一类指出《辞典》“无不错之页,无不错之条”,认为《辞典》“丝毫没有学术含量”,其出版“是对桐城文化及桐城派学术研究的极大破坏”;另一类认为“有缺点的孩子也是孩子”,指出“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编纂这部辞典,“其开创之功,劳力之巨,理应致敬。”

面对批评和质疑,《辞典》编纂委员会回复称:秉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将对错误之处认真记录、对疏漏之处予以补充、对相关争议审慎择取,在重印时一并修改。主编徐成志也承认《辞典》存在问题,欢迎社会各界提出建设性意见,但对个别“网络大字报”中的偏激观点,他不能接受。

徐成志还表示,按照图书质量管理规定《辞典》有可能不合格,但他认为仍然可以给《辞典》打70分,因为它为修订再版提供了不可替代的重要基础。

截至8月21日22时50分,辽宁新华书店旗舰店等30多家京东网、当当网商户仍在正常销售《辞典》。

亮相

《辞典》的编纂是安徽省文化界的一大盛事,其动议可追溯至2011年。

2019年7月10日,《安庆日报》第6版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了《辞典》副主编、桐城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方宁胜撰写的《铸煌煌大典显浩浩文派——写在<桐城派大辞典>出版发行之际》(以下简称《写在》)一文。文章详细介绍了《辞典》的编纂始末。

《安庆日报》对《桐城派大辞典》出版发行的报道。

《写在》一文称:深邃广博的桐城派相关知识需要整理与普及,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需要推出新的精品佳作。编纂一部与桐城派规模相称的大辞典,为众之所望,乃势在必行。

桐城派崛起于清初,以其代表人物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的籍贯桐城(包括今安徽省县级桐城市、铜陵市枞阳县及安庆市宜秀区一带)得名。桐城派统领清代文坛200余年。著名史学家、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戴逸认为,桐城派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传承最久、作者最多、影响最广的文学派别。

2011年初,安徽省桐城派研究会(以下简称“桐城派研究会”)选定《辞典》项目,作为集中攻坚、重点打造的文化工程。据《写在》一文介绍,这个设想得到时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桐城派研究会会长胡连松的赞同。在他的直接推动和桐城市委、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下,《辞典》编纂工作拉开了序幕。

桐城派研究会成立于2005年6月,是安徽省内开展桐城派研究的学术性社会团体,秘书处设在桐城。桐城派研究会为《辞典》搭建了强大的领导、编纂和出版团队。

12位领导干部组成《辞典》工作委员会,胡连松领衔,桐城市委书记刘中汉、市长徐雄任副主任,桐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志义、市政协主席雷建鸣任委员。

安徽大学中文系教授、辞书编纂专家、桐城派研究会副会长徐成志出任《辞典》主编。徐成志担任过安徽大学汉语言文字和古籍整理研究所研究员、安徽大学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安徽省辞书学会会长,系《汉语大词典》《常用典故词典》《事物异名别称词典》主要撰稿人,还独立编纂了《中华山水掌故辞典》。

出版方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务国际”) 成立了《辞典》出版工作组,由总经理胡中文亲任组长。商务国际还将《辞典》报送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并成功入选2019年度资助项目。

商务国际成立于1993 年,由北京、香港、台北、新加坡和吉隆坡等5地商务印书馆共同投资创建,以辞书出版见长。

国家出版基金设立于2007年,是继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之后,第三个以国家名义设立的专项基金。它通过评审、立项、监管、验收等一系列标准和程序扶持、保证精品出版,旨在树立文化标杆,推动文化繁荣。

桐城派研究会“八年磨一剑”。2019年年中,集多方“宠爱”于一身的《辞典》终于亮相。

7月14日,桐城市委、市政府在合肥为《辞典》举行了首发式暨研讨会,桐城市融媒体中心配发了官方新闻通稿。

《桐城派大辞典》首发式。  桐城市政府官网资料图

通稿称,《辞典》由桐城派研究会于2011年立项并组织编纂,2019年5月由商务国际出版发行。《辞典》属大型文史类工具书,总字数2482千字,总页码1184页,收录1162位桐城派作家、13603个词条。《辞典》设立《渊源背景编》《作家编》《著作编》《文论编》《研究评论编》《文化遗存编》6个单元,全方位构建桐城派文化宝库的总体风貌。来自北京、广州、安徽等地共11位专家参与编撰,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为《辞典》题写了书名。

此次出版,商务国际同时推出了16开典藏版和大32开精装本,定价分别为398元和78元。

通稿指出,《辞典》的出版不仅是桐城市文化发展史上的盛事,也是安徽文化事业发展和新闻出版工作的盛事。《辞典》的问世,意味着桐城派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拥有“专派辞典”的文学流派,填补了辞书与文学两个领域的空白。

质疑

首发式结束,《辞典》的编纂出版工作本可以告一段落,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辞典》很快就遭到了猛烈批评和广泛质疑。

质疑者以桐城派故乡,也就是今隶属安庆的桐城市和隶属铜陵的枞阳县人居多,他们多为桐城历史文化和桐城派的研究爱好者。陈靖、“兴苇斋主人”、龙逸等是其中最早的一批质疑者。

陈靖是一位地方文史研究者,长期关注、研究桐城文化和桐城派。由他创办并担任馆长的民办枞阳家谱馆,收藏了清代至民国时期老桐城地区各姓谱牒(线装本)150余种近2000册,新修谱牒、复印本及电子版三四百种,占老桐城地区各姓谱牒7成以上。

“兴苇斋主人”爱好桐城世家文化,特别是对张氏家族颇有研究。2016年,“兴苇斋主人”(第二作者)与安庆市作协副主席白梦合著作品《六尺巷家风故事》,获得安徽省主题出版选题策划大赛三等奖。

陈靖等人质疑《辞典》的角度,大到编纂体例、收录范围、词条释义,小到规范用语、人名书名、标点符号,几乎无所不包。长期关注桐城文化的微信公号“六尺巷文化”,成为此次质疑文章发布的重要平台。

编纂体例方面,作者龙逸在“六尺巷文化”发文指出,《辞典》中的人物籍贯缺乏统一规范,有“桐城人”“安徽桐城人”“桐城东乡(今属枞阳)人”等多种表述。最不严谨的是,方守彝、方守敦兄弟二人,《辞典》第99页却将两人籍贯作“桐城人”“安徽桐城人”两种表述。

陈靖也发现,因古今行政区划不同,《辞典》对人物籍贯和地名的表述存在众多错误。

譬如,《辞典》第29页【一城冠盖半桐城,满朝进士半桐城】词条中“明清时期安徽桐城之美誉”,第36页【左光斗】词条中“安徽桐城人”,第39页【白鹤峰书院】词条中“铜陵市枞阳镇”,第42页【李公麟】词条中“安徽舒州(今安徽桐城)人”等。

收录范围方面,陈靖和龙逸认为,【十月怀胎经】【开秧门】【过阴】【丧葬礼】等地方风俗民情,不应作为词条收入《辞典》;【田赋】【过继】等无关词条也不应收录。

词条释义方面,《辞典》第3页【义理】词条中“初泛指各种社会行为准则和观念”,龙逸认为“不着边际”。第8页【考据】词条中“依据可靠资料对古代文物制度加以考核辨证,详明真伪的研究方法”,龙逸认为“不全面”。第36页【左国材】词条中“弱冠骋名文坛,与金声、陈子龙、方以智论文讲学,海内称‘龙眠四左’”,陈靖指出没有“龙眠四左”一说,只有“龙眠四杰”;另,“骋名”应为“驰名”。

规范用语、人名书名等方面,“兴苇斋主人”在有关桐城张氏家族的词条中发现了很多此类错误。

譬如,第45页【张廷玉】词条中,“历任保和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军机大臣、太子太保”,张廷玉担任过礼部尚书、户部尚书,却没有当过吏部尚书;另,既然是“历任”,大学士应列在尚书之后;《玉牒会典》应是《玉牒》《会典》两部文献;张廷玉著述为《传经堂诗集》《澄怀园文存》《澄怀园语》等,不是《传经堂集》《澄怀园全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应规范表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陈靖圈点的《桐城派大辞典》有关错误。 “枞阳家谱馆”微信公号图

第46页【张若澄】词条中,“兼礼部侍郎衔”错误,张若澄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不是加衔;张若澄的著作《潇碧轩集》,不是《绣碧轩集》;《香树斋文集》《熙朝名画录》《读画辑略》等都不是张若澄的作品,只是记载了他的生平。

同样在第46页的【张若霭】词条中,“官至礼部尚书”错误,张若霭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谥号‘文僖’”错误,他没有谥号,因为官阶不够;他参与编撰的是《石渠宝笈》,不是《石渠室笈》。

第56页【桐城张姚二姓,占却半部缙绅】词条中,“桐城张姚二姓侦天下半部缙绅”,“侦”应为“占却”,“张廷璩”应为“张廷瑑”,“张若淳”应为“张若渟”。

除上述错误外,陈靖等人还对《辞典》收录的多位历史人物生卒时间、进士人数等统计数据提出了质疑。至于“以视(应为‘示’)器重”“入直(应为‘值’)南书房”等常见错别字,以及引号等标点符号的错误用法,《辞典》中更是大量存在。

回应

同是质疑,陈靖和“兴苇斋主人”的观点却并不相同:前者完全否定,锋芒毕露,用词尖锐;后者部分肯定,有贬有褒,语气和缓。

2019年8月2日,陈靖在自己的个人微信公号“枞阳家谱馆”上发布署名文章《<桐城派大辞典>到底有多烂?20页内,错误高达300处以上!》,并配发了他对《辞典》第29至49页的圈点图片。

陈靖在文章中称,他抽阅的《辞典》第29至49页错误高达300处以上,远远超过国家规定的错误率1/10000的红线。《辞典》的知识性、逻辑性、语法性错误等等,“几乎无所不包,令人叹为观止。”

陈靖认为,《辞典》与《广西石刻总集辑校》存在的问题非常相似,即:学术著作,丝毫没有学术含量。《辞典》的出版,“是对桐城文化及桐城派学术研究的极大破坏”。

陈靖提及的《广西石刻总集辑校》由中国社科院创新工程学术出版资助项目资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12月出版。2019年6月,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认定《广西石刻总集辑校》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决定撤销和终止相关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和项目,退回已拨经费或剩余资金。

陈靖将《辞典》与《广西石刻总集辑校》存在的问题相比对,他在一张纸上写下“自称为典,其实是渣”,和《辞典》封面拍成照片并通过“枞阳家谱馆”微信公号发布。

和陈靖的尖锐批评相比,“兴苇斋主人”的语气要和缓得多。

7月29日,“兴苇斋主人”在“六尺巷文化”微信公号发布《替<桐城派大辞典>说几句话》一文,表示“有缺点的孩子也是孩子”。

“兴苇斋主人”在文章中指出,组织、参与编纂《辞典》的领导和编委中,很多是枞阳籍、桐城籍人士,“日程满满”“任务重重”。他们之所以抽出时间和精力推动此事,是出于乡土情怀和文脉传统,“其开创之功,劳力之巨,理应致敬。”

对网络上的种种质疑,《辞典》的编纂和出版方并非无动于衷。事实上,早在7月26日,《辞典》编委会就通过相关渠道作了回应。

7月26日,微信公号“六尺巷文化”在一篇关于《辞典》质量问题文章的评论区置顶位置,发布了《关于对网友质疑<桐城派大辞典>编纂质量问题的回复》(以下简称《回复》)。

《回复》称:近期,有部分网友发文对《桐城派大辞典》编纂质量提出质疑,文中指出了该辞典中出现的一些错误和不当之处,提出了一些中肯的意见和建议,我们认真倾听、虚心接受,同时向各位网友以及关心桐城文化发展的社会各界朋友致以诚挚的谢意!

《回复》指出:本着对桐城文化的传承和发展高度负责的精神,面对批评和质疑,我们秉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将对错误之处认真记录、对疏漏之处予以补充、对相关争议审慎择取,在重印时一并修改。

《回复》的落款署名是“桐城派大辞典编纂委员会”。徐成志告诉澎湃新闻,《回复》系桐城派研究会官方发布。

善后

从字面上看,《回复》没有否认《辞典》的编纂质量存在问题,对此徐成志也不讳言。但是,自己花费8年主持编纂出的《辞典》受到如此之多的质疑,尤其是陈靖对《辞典》的完全否定及其尖锐用词,还是让徐成志颇为气愤、委屈。

2019年8月8日,徐成志在电话中用了一个多小时,向澎湃新闻记者详细介绍了《辞典》的编纂出版过程,以及出现质量问题的可能原因。

徐成志透露,《辞典》从立项到出版历时8年,其中编撰时间约6年半。2017年底,因相关领导催促,《辞典》书稿在没有完成最终统稿的情况下交付出版方。

徐成志解释,《辞典》此前在编撰环节已5次交稿,交付出版方后也还有编辑、校对流程,因而他就没有考虑太多。回过头来看,当时交付出版还是过于仓促,没有再花时间校对统稿。他还指出,《辞典》的编纂质量问题主要责任在编委会和撰稿人。

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辞典》编委会一名负责人也认为,时间太少、整稿过急,参与人员分散无法集中讨论,导致编写中出现问题。

针对陈靖等人提出的质疑,徐成志对其中的大部分表示接受,但像人物生卒年份等疑问,有些属于质疑者的一家之言,是否准确还需进一步考证。而对于“自称为典,其实是渣”等指责,徐成志认为这属于“网络大字报”,对此他不能接受。

“按照1/10000差错率的标准,这本书可能不合格,但我认为仍然可以打70分,因为它是修订再版不可替代的重要基础。”徐成志对《辞典》很有感情,他表示,如果商务国际对修订再版没有意愿,他愿意自己出面联系其它辞书类出版社。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图书质量管理规定》,差错率超过1/10000的图书,其编校质量属不合格。经检查属编校质量不合格的图书,差错率在1/10000以上5/10000以下的,出版单位必须自检查结果公布之日起30天内全部收回,改正重印后可以继续发行;差错率在5/10000以上的,出版单位必须自检查结果公布之日起30天内全部收回。

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8月4日该报记者从编委会证实《辞典》已下架,京东、当当等网站的官方销售渠道也下架了此书。不过,8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以读者身份向商务国际编辑部咨询此事时,编辑部工作人员表示商务国际正组织专家自查《辞典》,是否下架还需等待检查结果。

澎湃新闻记者检索相关售书网站发现,截至8月21日22时50分,辽宁新华书店旗舰店、天津图书大厦图书专营店等30多家京东网商户仍在正常销售《辞典》;四川新华书店教育专营店等当当网商户,同样在正常销售。

京东网8月21日页面截图。

当当网8月21日页面截图。

据前述商务国际编辑部工作人员介绍,《辞典》此次出版,商务国际共印刷了3000本。至于《辞典》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资质的存续问题,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管理办法》第36条第2款、第9款规定,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或者结项验收不合格的项目,报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委员会批准后,追回已拨经费,并取消项目承担单位1至5年申请新资助项目资格。

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基金办”)是国家出版基金的日常办事机构。8月16日,基金办综合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辞典》作为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的评审过程完全符合程序。目前该项目尚处于“在建”状态,待进入结项验收环节,基金办会根据项目的完成情况对其作出相应处理。

[责任编辑:王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摇钱树手机论坛18码